嘉兴慈溪盛威通信设备厂

电话:0573-6365188  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正文

北斗企业一窝蜂 发展乱哄哄

编辑:嘉兴慈溪盛威通信设备厂  时间:2018/06/26

2013年全球导航定位市场规模达1080亿元,北斗产业只占了10%左右的份额。对此,在推进北斗应用发展过程中,需要尽快解决目前产业存在的混乱局面,从而推动北斗健康茁壮成长,早日实现中国的导航强国梦。

在今年“两会”上,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科学院院士杨元喜指出,我国导航产业的政策还不完善,管理比较混乱,发展无序,这种局面对北斗产业化推进十分不利。此外,据中国卫星导航定位协会统计,2013年全球导航定位市场规模达1080亿元,北斗产业只占了10%左右的份额。对此,在推进北斗应用发展过程中,需要尽快解决目前产业存在的混乱局面,从而推动北斗健康茁壮成长,早日实现中国的导航强国梦。

产业发展处在“战国时期”

盲目性和混乱性并存

北斗产业的无序局面,如同一张无形的网,束缚着北斗应用的推广。记者通过平日的观察和调查采访了解到,北斗产业发展混乱主要表现几个方面:在主体层面,存在北斗产业园“盲目建设”、北斗企业“一窝蜂”现象,在外围环境上则表现为产业管理混乱。

自从北斗产业开始推进以来,全国各地乱起了一阵阵“北斗风”,各地纷纷建立产业园区。北京理工雷科总经理刘峰告诉《中国电子报》记者:“有些产业园是地方政府和企业借着北斗的名义来圈地的,这些产业园对北斗产业的发展推动作用并不大。反过来看,北斗企业比较集中的北京却没有建北斗产业园,这可以说明当前一些北斗园区的意义。”

北斗产业存在的另一个问题是企业“一窝蜂”现象。据了解,从事北斗的企业多达上千家。单从北斗上游芯片环节来看,中国卫星导航系统管理办公室(北斗办)专家组成员胡刚指出:“进入国家专项的北斗芯片企业有10多家,没有进入的芯片企业也不少。从整个北斗产业链来看,芯片、系统、测试、终端、应用服务等上下游企业累计达近千家。不可避免的是,这种情况势必会引发产品的低水平竞争。”

此外,北斗产业发展存在管理混乱的问题,这也使得产业园区盲目性建设和企业“一窝蜂现象”等问题没有得到很好的根治。

对于北斗产业的发展局面,刘峰告诉记者:“当前,北斗产业处在‘战国时期’,力量分散、产业资源浪费。”

看重短期利益是主因,政策界限模糊是次因

作为一个新兴产业,北斗当前存在的问题不利于长远发展。要想规避和改善这些问题,只有找出问题的根源所在。

对于北斗产业园存在的问题,胡刚对记者讲道:“北斗产业园盲目建设的问题,其实与体制有关。一些地方政府招商引资没有其他资源,只有借助土地开发建立北斗产业园来实现。”

“做产业园区,不能盲目冒进,还要理解北斗产业是什么。产业园不一定非要全部是北斗企业,关键要看到北斗所能够引领和激活的相关产品和服务模式,发挥北斗在产业园中的引领和带动作用。”中国卫星导航定位协会统计副会长苗前军表示。

对于企业“一窝蜂”现象,苗前军分析指出,有些企业对北斗的认识存在误区,把北斗当作一个工具,或是在企业转型期选择了北斗;也有些企业打着北斗的“旗帜”去忽悠或作秀。与此同时,胡刚认为:“企业缺乏创新性以及看重短期利益也是主要因素。”

对比GPS产业的发展情况,在民用市场,产业上游的核心芯片技术企业只有5家,高通、博通、MTK、U-blox、Sirfstar(几年前被收购)。“从理论上讲,整个北斗市场也就容纳4-5家芯片企业,加上国外的导航企业已进入北斗市场,最后民用市场容纳的国内北斗芯片企业大概在2-3家,而目前国内北斗芯片企业就有几十家,市场亟需整合。”刘峰讲道。

产业园和企业存在的问题有共同原因,业内观察者太月告诉记者:“发展北斗是国家意志,加上北斗产业应用还处于萌芽阶段,在这种情况下北斗产业链各方(包括一些地方政府和企业)都在围绕国家政策红利来寻求自己的利益落脚点,基于自身利益诉求而不是真实市场需求来做北斗,因此当前出现各种混乱现象是必然的。”

对于外部产业管理的混乱,苗前军指出:“现在不是政策多了,而是政策界限比较模糊。起初建立北斗导航定位系统时,是由北斗办、总参总装来负责。随着北斗产业化推进,北斗覆盖芯片、导航电子地图、终端、标准认证等多环节,对此管理部门也涉及到发改委、工信部、交通部、科技部等多个部门。”他举例道,比如:在手机环节,本来是由工信部管理,但是手机中放入北斗导航功能之后,该谁来管,就不好界定,政策模糊性导致管理无法很好地到位。

营造公平自由的市场竞争环境,重视自主知识产权保护

2013年是北斗产业元年,2014年市场将迎来新的爆发点。据中国卫星导航定位协会统计,相比2013年150万台北斗终端的销量,2014年销量预计将达500万台。在北斗产业发展的高峰到来之臆,需尽早解决当下的“战国局面”,将北斗引领到健康良性的发展轨道上来。

在政策支撑环节,胡刚向记者表示:“一是应因地制宜发展产业园;二是对企业扶持应该是扶强不扶弱,并且要扶持有创新能力较强的小微企业;三是政策要与应用充分结合起来,激发出市场的真实需求。”

“当真实的市场需求大规模产生后,企业自然会在‘满足客户需求’和‘看中政策红利’中进行自我调节,做出符合市场环境的理性行为。”业内人士太月表示,“对于政府来说,重在搭建合理的市场竞争环境。比如:互联网行业,很多互联网企业是在满足用户真实需求的基础上迅速发展起来的,在这个过程中政府基本无需插手(因为在互联网发展初期大家还看不懂互联网),政府只需等行业发展壮大后进行适当规范即可。

在市场竞争环节,北斗产业发展应以市场为导向。“政策只要能够营造出一个相对公平、合理的竞争环境即可,有能力的企业可以做得更大,没有能力的就被收购或整合,通过市场进行调节和优化。”刘峰表示:“在政策上,要设立技术门槛,保护自主知识产权,让有创新能力和核心技术的企业有生存和发展空间。”

对于企业的战略发展路径,胡刚建议,企业应该根据自身的资源比如人才、资金、客户等进行差异化定位,规避同质化竞争,减少盲目性。

政府行为是“自上而下”,市场驱动是“自下而上”,实现政府行为和市场行为的无缝链接也至关重要。苗前军认为:“应做到行业自律,行业自律能够有效实现政府行为和市场行为的无缝链接。而行业自律需要协会、联盟等中间组织发挥相应的作用。”

首页
电话
邮箱
联系QQ